求职信排序

作者:周思博(Joel Spolsky)
属于Joel on Software, http://www.joelonsoftware.com

标准的求职信,封面加上履历很明显地是介绍求职者的不良方法。它们给你的是评断求职者最模糊的线索。

虽然,有时候,求职信给你非常强烈的_负面_ 线索使你可以缩小求职信范围而不用继续看下去。有一次我拿到一份求职信,某人声称他是Microsoft Window [原来如此] 程式设计的专家。另一次唯一列表在求职信上的经验是唐金甜甜圈连锁店(Dunkin’ Donuts)。这份履历良好的遵循所有高中生涯建议的指导员所喜欢建议的(这家伙『管理过好几盘的甜甜圈』)但是没有一点点证据显示求职者看过电脑。

虽然,除了这些之外,从求职信要知道更多有关求职者的讯息非常困难。然而,我们在Fog Creek 的策略,有三个部分:

  1. 我们试着在我们求才的方式有所选择,以便限制求职信堆中恼人噪音的数量。
  2. 我们确定不会依照履历来雇用人;我们只会用覆历来缩小范围,以减少我们必须面试的人数
  3. 为了对剩下的求职信做排序以决定用怎么样的顺序来面试求职者,我们使用严格的目标系统来复审与评​​分求职信,所以至少我们能公平且一致的解读从履历而来的微弱资讯。

有好几个公平的观察评量目标,再说一次, 只是为了要把求职信排出顺序 使得我们第一个面试的人是最有可能跟我们一起工作的人。

热情 。我们寻找求职者对电脑充满热情与真正喜欢写程式的证据. 典型的证据是:

  • 电脑相关工作或写程式的经验可以回溯到年纪很小的时候. 伟大的程式设计师很可能花一个暑假在电脑营,或为他的牙医叔叔建立一个线上预约系统,而不是在香蕉共和国(注:成衣连锁店)打工折衣服。

  • 课外活动. 喜欢写程式的人通常会利用闲暇时间投入他自己的程式计画(或是在开放源码的专案中有所贡献).

  • Waxing rhapsodic 在他们的求职信上,说明他们如何的被电脑程式的结构与阐释感动落泪.

  • 有时候求职信上的某种程式语语或技术证明他是这么的喜欢写程式所以喜欢探索新事物. 在我写本文的同时,在求职信上看到Ruby 是一个好的信号, 代表他是那种喜欢尝试最新的东西并改进他的技巧,只因为他对写程式有热情。因为还不是所有的程式设计师都真正需要Ruby. 这里你必须小心, 在1996年的求职信上看到Java也是有同样热情的信号,但是在今天它提供不了什么讯息.

只挑选少数公司 。我们严密地检视求职信,看求职者有没有真的想为_我们_ 工作的证据. 我们不想看到一个一般化的求职信只会谈到我,我,我:我们要看到一个一致性的论点,他们为何认为如此,且结论是Fog Creek 是他们想工作的地方。使用这方法做线索有两个理由。第一个,这是应征者没有同一时间投履历到好几百个工作的征兆。他们花时间认识Fog Creek 并写一篇为我们量身订做的求职信表示他们对自己的能力有很大的信心,所以他们只申请少数的职缺,而不是寄一大堆给上千家公司。同时发出一堆的履历是绝望的征兆。更重要的是,一个量身订做的求职信是一个征兆:如果我们 _真的_ 录取这个应征者,他们很可能会接受。这增进我们的投资报酬率。如果我只有够面试六个人的时间,面试者其他条件均相同,我较愿意面试六个真的想要为Fog Greek 工作的人,不是一般也同时应征其他工作的聪明人。

英文 。对我们来说用英文技巧来评分履历是一个难以下的决定,因为电脑程式设计是不会说英文的移民一样可以做的好的一门领域。与程式设计师工作的多年经验教会我,能清楚地沟通他们的想法的程式设计师远比只能跟编译器沟通的程式设计师更加有效。为程式写文件是很关键的,撰写其他人能审阅的规格与技术设计文件也是关键的,甚至对那些你们只是坐着讨论如何做较佳的会议也是关键的:对解释想法有困难的聪明程式设计师无法提供更多贡献。在这个类别,我们也只考虑履历是否清爽易懂。一个充斥文法错误的无组织履历只会启动一个大红标帜:这是一个思想毫无组织的人或一般的懒人;这对许多工作来说也许没关系但是对软体开发者来说不行。特别是我们常常完全剔除充满英文错误的履历。就算对一个非英文母语的人来说,找一个人检查你的履历也不是困难的事,这件事也不做常表示你对你做的事非常缺乏对品质的关心。That said, we try to be considerate of non-native speakers who are nonetheless excellent communicators: leaving out articles in that charming Eastern European way, or starting every paragraph with 「So」 in charming Pacific Northwestian way, is not a showstopper.

头脑 。在这个类别我们寻找应征者是好的、聪明的、或至少,那种去数学营的动脑怪物。这样的征兆包括优秀的大学学业成绩,优秀的标准测试分数,是荣誉组织的成员(如Phi Beta Kappa), 参加Top Coder竞赛,参加棋赛,或ACM 程式比赛。

经过汰选 。我们寻找的另一件事就是他过去有经过某种严格淘汰的程序的证据。并不是每个常春藤名校的人都值得雇用,但是进得了竞争激烈的学校至少表示某人,某地方用某种淘汰程序鉴别你并决定你是较聪明的。我们公司的标准是进得了只录取少于30%申请者的学校或课程(在美国有60间学校达到这个标准),或曾工作于以严苛应征程序闻名的公司,例如一整天的面试流程。军事性的严淘汰制度例如军官训练或飞行员课程,或只是进过陆战队都指出某人曾经成功经历过某种困难的申请/选择程序,这些都是好迹象。

硬底子 。对有经验的程式设计师来说,有些技术被认为是跟其他技术比较来较硬的,只因为它们是,嗯,较难做好的。再一次地,这是较弱的指标,但是若其他条件都相同,我会对在 OCaml 上完成过工作的人比在Java 上的人印象深刻。组译器、装置驱动程式或核心的工作都会比Visual Basic或PHP 令人印象深刻。使用ATL的C++程式设计比Perl 程式设计难。较之工作于简单资料库前端的人,曾工作于作业系统或编译器的人底子较硬。

我确定这看起来有点煽动性;结果,过去五年我的大部分个人程式写作经验都在VBScript, 是某种版本Visual Basic,适合脑损伤的人。再次记住,我说过履历是鉴定程式设计师很弱的方法,你只会从中得到令人昏倒的信号。某些技术只是比其他技术稍微难一点,而你刚好完成它们,这是极微小的证据证明你是值得雇用的人。对求职信排序此一目的来说,困难的技术将你推至上层,然而某些能力,如,Microsoft Word,将你推至下层。

多样性 。在我使用这个会引起国际争论的词「多样性」之前,先让我仔细定义它的意思。特别是,我正在寻找来自与现在团队不一样的背景的人,因为他们可能为团队带来新的想法或新的思考方式并挑战任何刚发起的团队脑力激荡,那些我们宛如关在录音室中的思考方式。当我提到不同的背景,我指的是文化的、社会的、专业的。在娱乐软体有大量经验的人可以为网路程式设计的团队带来有用的多样性。在贫穷中长大的人可以为一家充满念 Andover明星高中的新创立公司带来有用的多样性。一个在家带小孩的母亲重新投入职场可以为一个都刚从学校毕业的团队带来有用的多样性。一个有组译器经验的电机工程师可以为一个都是 Lisp黑客的团队带来有用的多样性。一个来自爱沙尼亚的大学毕业生可以为一个都是来自中西部经验丰富的管理顾问团队带来有用的多样性。这里唯一的理论是你的团队具有愈多的多样性,在团队中拥有某种背景经验的人愈有可能带多不一样的解法。

记得这件事真的是_非常非常重要_ :这些类别─热情、只挑选少数公司、英文能力、头脑、经过汰选、硬底子与多样性─并_不是_ 雇用人的标准。做为标准这些都太不足了。有太多的优秀人才在考试中拿低分或差劲程式设计师在考试中拿高分。在你动纸去咆哮约耳如何认为你应该只雇用来自长春藤名校或约耳有某种成绩情结,不论如何,重要的是了解这清单并不是雇用某人或拒绝某人的理由清单。这所有的只是一个目标导向且公平的方法可以为一大叠求职信做排序来找出最有可能来你公司工作的候选人优先安排面试, _然后_ 决定他们是否值得录取。

(译注:翻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