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建议每晚睡7到8小时:你做不到,CEO们做到了(下)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极端。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科学研究:7小时睡眠是一个危险的临界值》中,有读者留言疑惑每天睡眠不足7小时,甚至不足4小时的CEO该怎么办?本篇文章中,我们来一起看看CEO们到底每天睡多少个小时。本篇文章是下篇,共包括7位CEO的睡眠情况,在上篇中,我们揭秘了8位CEO的真实睡眠情况。本文译自Fastcompany,作者PAVITHRA MOHAN,原标题为” 15 CEOs on how much sleep they actually get”,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科学家建议每晚睡7到8小时:你做不到,CEO们做到了(下)CEO们很喜欢谈论的一件事就是他们每天睡多长时间。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对睡眠时间的要求很严苛。沃伦·巴菲特说:“我通常每晚睡8个小时,我可不想在凌晨4点开始工作。” 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只有工作完才会想起来睡觉。据报道,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在任职管理百事可乐(PepsiCo)期间,每晚睡眠不超过4小时。去年,埃隆·马斯克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袒露为了实现特斯拉的生产目标,他每周工作120小时。他说:“有好几次,我有连续三、四天没有出过门,没有离开过工厂。”

习惯早起的人,包括蒂姆·库克(Tim Cook)和萨利·克劳(Sallie Krawcheck)在内,都很愿意讲述自己早起的习惯与癖好。

其实,50%以上的人的睡眠作息方式和习惯在基因上都相对正常。 我们就睡眠习惯和作息方式采访了一些首席执行官们,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极端。

杰西卡·穆里根(JESSICA MULLIGAN), CBD产品线(WING)的首席执行官

穆里根对作息时间的原则是保持灵活性。她说:“我做的正是专家们口中不要做的事情。我每天睡觉和起床的时间都不一样。什么时间睡觉,什么时间起床,一切都由我的身体自行掌控。当我累了的时候,我就去睡觉。但如若我精力充沛,我就会利用晚上的时间对自己的生活和事业做些宏观方面的思考和规划,而这些是很难在白天不停地收发电子邮件、打电话和开会时做到的。”

穆里根谈道,早起的成功秘笈是对工作充满热情。正如有句话所说,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她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当你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感到兴奋并且热情高涨时,早起这件事就变得容易多了。这也是为什么一个人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或者职业且从事它能让自己感到兴奋、热情所在。”

尼克·斯塔福德(NICK STAFFORD),一家宠物初创公司(OLLIE)的首席执行官

“我通常在晚上9:30-10:00之间上床睡觉,早上6:30起床锻炼。”斯塔福德说,“我是一个专业的板球运动员,所以保持锻炼对我很重要。”尽管睡觉对斯塔福德而言就是自然而然之事,但他还是强调睡觉时不要把手机带到床上。他谈道:“我有一条睡觉守则,就是我通常会把手机放在楼下或卧室外面。”这是一种非常简单而又有效的方法,可以让我的身心快速进入睡眠状态。”

莎拉·艾哈迈德(SARAH AHMED),一家牛仔服装品牌公司(WARP+WEFT)的首席执行官

和许多创业者一样,艾哈迈德在创办折价品牌公司(Warp +Weft)时,也很难把睡觉放在首位。她说:“我一直在消耗身体产生的肾上腺素,尽管我发现当我在做事情时,并没有集中精力。我的思维想法已经达到了天花板,固步自封。我不会去做长期战略性的思考和规划,也不会像自己想成为的管理者那样专注。”现在,她每晚都要睡八个小时,晚上9:30就上床睡觉了。“我非常严格,几乎完全按照我的睡眠计划执行,这样使我的工作效率突飞猛进。”她说。

科学家建议每晚睡7到8小时:你做不到,CEO们做到了(下)但艾哈迈德也认识到,虽然这种作息计划对她来说行得通,但并不适合所有人,即便是处在朝九晚五的工作日。她说:“我们正在测试一种更灵活的作息时间安排,让团队的工作和生活更加平衡。这不仅会提高工作效率和完成公司的业绩承诺,也会提升团队成员的幸福感、健康感和责任感。”

希拉里·麦凯恩(HILARY MCCAIN),CBD品牌(SWEET REASON)的首席执行官

“我无法想象一个企业家不睡觉,”每晚至少睡7.5小时的麦凯恩说。“我不太清楚,和我一起工作是否是一场噩梦,我只知道和我一起工作几乎肯定会精疲力尽。”毫无疑问,经营CBD的期间,她可以获得更放松、更深度的睡眠。她说:“这能让我放松下来,平静下来。它帮助我感觉到积蓄在我身体的能量,而不是单纯的用大脑去工作。”

她指出,即使是那些作息时间似乎很规律的首席执行官们,即在太阳没升起来时就起床的人,他们也经常强调,不仅要早睡,而且还要坚持在固定的时间就寝。她说:“我认为企业家和首席执行官的空余时间非常少,因此他们不得不优先考虑工作之外的事情,而不会优先考虑睡觉或者休息。但我不认为现在睡眠对人们的影响会有那么大,关于睡眠对健康和寿命究竟有何影响有太多需要去研究的。

哈维尔·伊夫林(JAVIER EVELYN),一家医疗初创公司(ALERJE)的首席执行官

对伊夫林来说,每天至少能保证6个小时的睡眠,尽管他更原意睡7个小时。但是他无法改变的是每天早上6点的“例行公事”的习惯,他说:“每天早上6点开始,我都要保证做一定的锻炼,然后进行冥想,同时还要补充一些维生素。同样,我也试着在一天开始的30分钟之内不看手机,以便更好地管理我的一天。如果我某天早上没有例行公事,这一天的精力就会明显不同。”

荣恩·鲁金(RON RUDZIN),一家床垫公司(SAATVA)的首席执行官

“对我来说,睡眠是一种活动,”鲁金说。“我告诉所有愿意听我说的人,必须把睡眠看作一种活动,并为此项活动做好准备,就像他们要去锻炼或做运动一样。这就是为什么鲁金在晚上11点上床睡觉前有一系列的就寝仪式。“我要确保房间的温度适宜,而且光线必须非常暗。睡前15分钟,我会关掉所有的电子设备,并且洗个热水澡。这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我每晚都会坚持做。”

虽然他设定的目标是每晚睡7个小时,但鲁金通常会在一周当中的某一天晚上熬夜,与公司里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进行工作对接。他说:“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尽量限制自己的睡眠时间,来保证我的睡觉时间仍在5到6个小时左右,而且这种情况只会在特定的晚上才会发生。”

安娜·帕尔默(ANNA PALMER),一家电子商务平台公司(DOUGH)的CEO

帕尔默说:“我通常会在凌晨12:30左右入睡,早上7:30醒来。”但作为一个夜猫子,帕尔默发现她在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之间精力最旺盛、注意力最集中。“我们团队成员中有一部分是在深夜工作,所以我们故意不将会议安排在上午10:30之前,这样确保工作到很晚的团队成员可以早上补觉”她说。

不管她睡得多晚,帕尔默都要保证睡眠时间达到7个小时。“在我刚入职时,我总是牺牲睡眠来完成工作,因为我认为睡觉是一件低效率的事情,”她说。“我的这种工作安排最后以生病和身心严重崩溃告终,而这些对我的个人健康和团队在未来持续数周的时间里造成很严重的影响。睡觉和工作的平衡需要花一段时间去学习,但当类似情况发生第二次时,我就明白了要想更好地服务于你的团队和公司,首先要照顾好自己。

译者:J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