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建议每晚睡7到8小时:你做不到,CEO们做到了(上)

巴菲特每晚睡8个小时,你呢?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科学研究:7小时睡眠是一个危险的临界值》中,有读者留言疑惑每天睡眠不足7小时,甚至不足4小时的CEO们该怎么办?本篇文章中,我们来一起看看CEO到底每天睡多少个小时。本篇文章是上篇,共包括8位CEO的睡眠情况,在下篇中,继续为您揭秘7个CEO的真实情况。本文译自Fastcompany,作者PAVITHRA MOHAN,原标题为” 15 CEOs on how much sleep they actually get”,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科学家建议每晚睡7到8小时:你做不到,CEO们做到了(上)

CEO们很喜欢谈论的一件事就是他们每天睡多长时间。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对睡眠时间的要求很严苛。沃伦·巴菲特说:“我通常每晚睡8个小时,我可不想在凌晨4点开始工作。” 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只有工作完才会想起来睡觉。据报道,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在任职管理百事可乐(PepsiCo)期间,每晚睡眠不超过4小时。去年,埃隆·马斯克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袒露为了实现特斯拉的生产目标,他每周工作120小时。他说:“有好几次,我有连续三、四天没有出过门,没有离开过工厂。”

习惯早起的人,包括蒂姆·库克(Tim Cook)和萨利·克劳(Sallie Krawcheck)在内,都很愿意讲述自己早起的习惯与癖好。

其实,50%以上的人的睡眠作息方式和习惯在基因上都相对正常。 我们就睡眠习惯和作息方式采访了一些首席执行官们,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极端。

詹姆斯·帕克(JAMES PARK),健身初创公司FIT BIT的首席执行官

“虽然我的实际睡眠时间没有我想要的那么多,但这对我以及我手头一直忙着在做的事情来说却是一件有益之事。”帕克说道,他在凌晨一点左右上床睡觉,通常每晚睡6个小时左右。有一件事可以帮助帕克晚上快速入睡,那就是保持锻炼。他说:“我发现锻炼身体能帮助我在晚上睡得很好,让我感觉自己精力充沛,所以我尽量保证每天至少锻炼20-30分钟。”

帕克接着又说,虽然研究表明每天的最佳睡眠时间应在7到8小时之间,但每个人的情况并不一样。他说:“在Fitbit,我们就睡觉时间的长短多许多名员工进行了调查,追踪了超过90亿个晚上。结果表明,没有一个固定的睡觉时间是适合每一个人的。”

凯瑟琳·哈姆(KATHRIN HAMM),一家安眠药生产初创公司(BEARABY)的首席执行官

哈姆的目标是每天睡够8个小时,但通常她晚上11点才就寝,所以一晚上也只能睡7小时左右。她利用中午午休的时间给自己充电,这样下午工作时就会充满动力。“我把睡觉放在首位,毕竟,经营一家企业不是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她说。“小睡一会儿已经成为我的秘密武器。我试着把一天分成两班倒,下午5点左右小睡30分钟,然后晚上再继续工作几个小时。”

科学家建议每晚睡7到8小时:你做不到,CEO们做到了(上)哈姆指出,很多人睡觉时都比较浅。她说:“可能会有一些幸运的人没有被睡眠问题所困扰,因为睡觉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但不幸的是,我不是他们中的一员,这意味着我必须更加注意我的睡眠。作为一家生产助眠剂的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哈姆鼓励她的团队成员中午也都要午睡。她说:“重要的是,我们要从‘高绩效=多工作+少睡觉’切换到一种更灵活的方式,以适应团队成员互相之间不同的睡眠作息习惯和偏好。这种方式就是选择在工作的一天中小憩一会 —一种实际上非常‘酷’的企业文化。

克雷格·艾尔伯特(CRAIG ELBERT),一家生产维生素的初创公司(CARE/OF)的首席执行官

作为一个3岁零9个月大的孩子的家长,埃尔伯特的睡眠时间是不固定且无法预测的。他说:“有时候我能愉快地睡上七、八个小时。然而有时候,如果我在工作,孩子也醒着,我能睡多久?最多只有四个小时”。他承认,总的来说他的睡眠是不够的,尽管并不是自身不努力不尝试导致的。“睡觉本身是头等大事,但在这个人生阶段,孩子已经取代了睡觉。”他说,“我认为现在人们把睡眠不足的影响过于放大了。但如果你能得到充足的睡眠,确实对你是十分有益的!”

克里斯蒂娜·斯坦贝尔(CHRISTINA STEMBEL),一家花卉初创公司(FARMGIRL FLOWERS)的首席执行官

对斯坦贝尔来说,一周中的大部分时间,睡觉比工作更重要。她通常在早上7点左右醒来,虽然她一般只睡3到4个小时。“我通常没有固定的上床时间,”她说。“当我的工作差不多做完的时候,我才上床睡觉。但在周五晚上,我通常会在晚上10点上床睡觉,让自己睡10个小时以上。”她说:“我很幸运,因为自己从没有被失眠或其他睡眠问题所困扰。当我想起床的时候,我就起床。我睡觉时一般都睡得很沉,至少在白天的时候我喜欢高效地思考,这样也可以使我充分利用仅有的睡觉时间。”

斯坦贝尔认为她自己的睡眠时间是她在衡量工作业务量和睡觉二者的情况下愿意做出的牺牲。她说:“当你需要提升业绩时,时间是你拥有的最宝贵也是最必要的资源之一。你一天只有24个小时,不可能再有更多的时间,但你可以利用大多数人用于休息的时间去工作。”

汤姆·史密斯(TOM SMITH),一家初创公司(DADI)的首席执行官

史密斯通常在凌晨1点才睡觉,但他坚持每晚睡6个小时。他说:“我可以少睡一会儿,但我的工作效率和情绪都会因休息不好而受到影响。我遇到过一些人,他们只睡三个小时就能活得很好,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因为我相信每个人的生物钟都是不同的。人们应该先从了解自己身体的生物钟开始,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作息习惯——然后设计一个计划来满足这些习惯。”

菲利普·克里姆(PHILIP KRIM),一家生产床垫的初创公司CASPER的首席执行官

克里姆的睡眠时间通常较一般人都多一些。“我从小就这样”他说。这就是为什么他要保证每晚睡7到8小时,尽管他刚当上爸爸;他通常晚上11点左右上床睡觉,早上6点半之前起床。“这样我更有效率,更专注。”

阿什利·梅里尔(ASHLEY MERRILL),一个睡衣品牌企业(LUNYA)的首席执行官

梅里尔在工作日每晚睡4到6个小时,凌晨3点到5点左右起床,主要依靠在双休日时补觉来弥补工作日的睡眠不足。她说:“周末的时候,我每晚要睡近9个小时,另外周六、日的白天我会大约再小睡两个小时。”

经营一家初创公司对你来说,很难能够每天睡饱觉。她说:“我很想每天都能多睡会,但创业生活相比超级健康和平衡的生活方式而言,肯定是有不利影响的。对我来说,睡眠是头等大事,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确保每晚都很早就上床睡觉,几乎不在晚上安排任何活动,除此之外,我还要确保自己周末能多睡一会儿。”梅里尔还明确表示,团队其他成员的睡眠习惯不应该按照她的步调来。她说:“毫不避讳地讲,我希望生活可以有更多的平衡。我告诉我的团队,当我回复你邮件时,仅仅是因为那个时候是一天中我可以处理邮件的时间,并不意味着他们应该在那个时候回复邮件。”

苏珊娜(SUSANA SAELIU),一家定制枕头初创公司(PLUTO)的首席执行官

Saeliu现在每晚一般睡8个小时,或者至少也要睡7个小时,但情况也并非都是如此。“我非常喜欢挑灯夜战,夜以继日地工作”她说。“长此以往,睡眠不足逐渐加重,有时我觉得自己一整天都不是那么清醒。因此我开始花比平常更多的时间来完成同一项工作。”她渐渐发现自我意识、决策能力和情绪都受到了负面影响。

她说:“睡眠不足不仅是一项不健康的习惯,还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的工作效率很高。虽然给我的感觉就是少睡了一会,或者相信自己能够适应,或者已经适应了少睡。但长久以来,你会发现这并不是一条成为最好领导者的最佳途径。”

译者:J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