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水、土壤和食物:活在危机中

许多现代人都感觉到我们现在生存的环境是处在一个危机状态下,而地球也从没有如此地接近于被毁灭的状态过。许多慢性疾病发生的年龄愈来愈年轻代表着我们生存的大环境愈来愈恶劣,因此当我们赖以维生的空气、水、土壤及食物的品质每况愈下时,我们的生理及心理便无法维持在一个融洽、和谐或安适的状态。您可知道目前我们居住的环境其所受到的破坏有多大吗?我们可以用一篇在1980年出版的报告-「全球报告-2000年」来说明,这份报告是由44个国家合作,经由19个不同的美国联邦政府单位协助,历经二任美国总统政府时代而整理出来的。

我们呼吸的空气

众所周知高度愈高大气中的含氧量愈低,而我们现在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在历史上从未这么低过。这份报告中指出现今海平面高度的大气含氧量只相当于20年前350-750公尺高度中大气含氧量。美国「国家地质测量局」在世界知名的「科学」杂志上的报告也说明了在只有200年的琥珀化石中测得氧的含量高达38﹪,而二氧化碳仅占1﹪,这与目前大气中含氧量只有20﹪,或与像洛杉矶、东京及墨西哥巿在交通尖峰时间的12﹪含氧量是多么大的差异!反观台北巿空气中的含氧量常常低到只有百分之十几,而人体生存最低的大气中氧气含量是7-8﹪,可见问题已有多么的严重。

报告中也提到,在过去这短短的200年来,代表着废物的二氧化碳在大气中的浓度由1﹪暴增为1.25%,我们生活在像这样氧气含量下降而二氧化碳含量增加的情况,无疑的像是在慢慢的中毒,我们的脑部被剥夺掉最重要的一项营养,就是氧气。所以也就无怪愈来愈多的学者专家都相信大气中氧气浓度的下降是破坏我们健康的元凶之一。

这份报告中也说明了我们面对的另一项环境危机,就是地球上森林的逐渐减少与大地的沙漠化。地球表面氧气的60﹪是来自于生长在浅海中的海藻制造的,这些海藻生长的环境也正受到大规模人为污染的破坏;其余40﹪的氧气则是由地表的植物及森林所产生的,而我们正在以每年减少大约一个美国加州面积的速度在破坏我们的地表植物。

由于二气化碳浓度增加,阻挡了大气中阳光及热的交换,直接及间接地引起了地表温度的增加,造成所谓的「温室效应」,使全世界各地的气候发生了从未有的变化,如在热带及亚热带(含台湾)发生了长期的干旱、在其它过去干燥的地区发生大洪水等。大气中臭氧层的变薄也对人类皮肤及免疫系统的健康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皮肤癌的发生增加了,因为大气中的臭氧每减少1%,会使地表接受到来自太阳的紫外线强度增加3%,而造成皮肤癌的患者增加。

我们饮用的水

水虽然覆盖了约70%的地表,但可供饮用的清水不到1%。从全世界来说有一半供人类使用的水源是地下水,地下水几乎不流动,而且大部份地下水都是在好几千年前就已形成的了。由于地下水不流动,所以一旦受到化学或其它物质的污染后就会维持长达数百或什至数千年。例如在英国的Norwich地方,地下水仍然还有1815年鲸鱼油的污染,在台湾尤其是南部地下水受到污染是很常见的事。

在这份「全球报告-2000年」中列举了一长串曾在地下水中被发现到杀虫剂的名单,在许多国家中能供饮用的天然水资源已经到了一个拉警报的境界,在我们仍然持续污染及破坏的情况之下,这种情况只会更坏而不会变好。

土壤和今日培植的食物

这世上没有比土壤和它所种植出来作物造成的危机更深远的了!早在1936年美国农业部就在美国参议院264号文件中陈述"几乎所有美国的土壤都缺少矿物质”。1992年在巴西举行的「地球高峰会」中,全球的科学家共同发表了一项宣言表示他们认为几乎全球各地的土壤都普遍缺乏矿物质。

最新的科学研究显示在自然界中大约可找到的92种元素中,其中至少有70种元素参与人体的正常新陈代谢及生理功能,但我们能从日常所吃的蔬果或饮用水中得到的元素不超过20种,许多种对我们健康极为重要的元素早已几乎从我们的土壤及饮水中消失了。

数千年来不合理的耕作方法,土壤的流失和年复一年不停地在同一片土地上耕作早已使得土壤中曾有的一些重要元素消耗殆尽,虽然人类对这些重要元素的需要量极微,但这些元素一旦由土壤中消失便永远消失,其不会自己复制,除非由外界再给予补充。

现今农业耕作的方法依然是在土壤中施予氮、磷、钾为主要元素的化学肥料,此做法不但使土壤中重要的微量元素持续流失,同时还因为过量的使用,使得化肥中的成份与微量元素结合而让微量元素流失得更快,最后导致农作物中的矿物质及元素含量极为不平衡,且使得的土壤土质又硬、又酸,台湾至少85%的土壤土质已是太酸太贫脊了。

除了缺少矿物质及元素以外,这篇「全球报告-2000年」中还举出了非常多我们违法使用杀虫剂的例子。全世界的研究都发现我们的食物及身体内已有太多的杀虫剂及毒素,像是「DDT」等。现代的孩童得到敏感和呼吸器官病症的数目愈来愈多,许多有害的昆虫也对杀虫剂有抗药性,此导致我们用更多、更大量和更毒的杀虫剂,而这些杀虫剂都会长期存留在土壤中、进入作物、最后进入人体,造成一个恶性循环。

显而易见的,生病的土壤只会长出有病的作物,最终人类的身体及心灵也会因为吃了这些不平衡的作物而生病。我们应该很清楚的体会到,该要为我们的土壤及耕作的方法做一番总检讨了,地球的人口愈来愈多,我们若还想要继续生存在这个地球上,我们就该站出来做些改变。我们以一个很普通的汉堡做个例子,每做一个100公克的汉堡就相当要付出1.6平方公尺雨林的代价,当以燃烧的方式来燃烧这1.6平方公尺的雨林时,将释放出230公斤的碳到大气中。此外,若减少我们日常食物中牛肉的摄取尚有很多其它很深远的影响,举例来说,若有1千人吃素两星期,则可省下约7万公斤本来要饲养牛只用的榖类饲料和另外至少好几百平方公尺的雨林。这些节省下来的谷物可以扶养四万名儿童达八天之久。我们不应将这些数字视为仅是统计数字,我们应该好好反省。

大规模的动物绝灭

上述所提的这些与大自然对抗的行为最后一定会造成大规模的物种灭绝。「全球报告-2000年」指出实际上在1981年时就有几乎两佰万种的已知鸟类与动物从地球上消失,当时预估由1981年到2000年之间还会有另外一、二仟万种生物会灭种,这几乎是全地球上物种的五分之一。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如此大的浩劫过。

不调协与杂乱的不和谐

众所皆知我们目前的处境很紊乱,此外,我们还面对许多其它的混乱,如电磁波的污染便是其一,不论是接一通手机电话或看一个录影带节目,其皆放出大量的电磁波,长此累积对健康将造成很大的伤害。科技的进步诚然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方便,但同时也带来很大的压力。上述的这些危机情形已到了一个若不「彻底改变」便无法回归到原有的共振与和谐安祥的地步了。改变永远不会太迟,但需大家同心协力,每个人都参与才行,不管是政府单位也好、个人也好,都必需携手同心达到共识才能使我们一同走出这段艰苦的时光。身为一个开始,承认一些巨大的、和彻底的改变是必需的,然后积极的充实自己,了解发生在我们周遭的事,努力做出一些改变,只要大家有心,我们可以创造一连串的改变,这力量是挡不住的而也唯有这样做,我们才有机会扭转我们目前所处的劣境。

真原医健康格言

地球提供人类赖以维生的各种要素,因此,人类的健康与地球的健康是息息相关的。我们认为环保并非只是口号而应是在生活各层面中彻底的落实对地球的呵护之心,具体的付诸行动,与地球上的万事万物共生存、共演化。